□本報記者廖衛華本報通訊員王傑學
  “太陽和月亮,是一個媽媽的女兒,它們的媽媽叫光明。藏族和漢族,是一個媽媽的女兒,他們的媽媽啊叫中國……”
  這是西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原反瀆職侵權局副局長牛偉傑生前最喜歡的一首歌。
  2014年9月11日14時許,牛偉傑驅車前往比如縣波慶村。當地百姓說,那裡有片牧場草很好,但路太難走。作為駐波慶村工作隊隊長,牛偉傑一直牽掛這條路。當天,他請來縣交通局的專業人士一同前往牧場實地勘察,但途中不幸翻車。
  那天下著大雨,鄉親們得知消息後趕來。幾條漢子用雙手把牛偉傑從泥坑裡扒出來,可牛偉傑因頭部受重創,永遠閉上了雙眼,年僅49歲。
  牛偉傑生前在西藏反貪、反瀆戰線奮戰23年。一起工作過的同事用“拼命三郎”形容他對檢察工作的熱愛和執著。
  2009年3月,西藏自治區檢察院收到一封署名舉報信,舉報自治區某地政法幹警涉嫌職務犯罪。為核准內容,牛偉傑與同事一起乘坐火車到青海西寧。可舉報人因為對檢察幹警能否秉公查實、被舉報人是否打擊報複心存疑慮,突然後悔。經牛偉傑多次電話溝通,舉報人提出改在甘肅蘭州見面。
  當牛偉傑和他的同事出現在舉報人面前時,舉報人眼含淚水說:“多年來,我向多個部門反映問題,只有你們重視。不管問題處理得如何,我心裡這堵緊的塊壘總算鬆動了。”
  西藏自治區檢察院檢察長張培中說:“西藏檢察機關和內地檢察機關最大的不同是,這裡處於反分裂鬥爭的第一線,維穩是第一責任。”
  2012年,牛偉傑被抽調至自治區維穩督查組前往阿裡督查。阿裡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被稱為“西藏的西藏”。當時,牛偉傑的血壓已高達160,但當地患高原性高血壓的人不在少數,牛偉傑認為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初到阿裡,他走幾步就感覺呼吸困難、嘴唇發紫。為了不影響督查進程,他不顧領導和同事勸阻,在7個月的工作中,硬是剋服了身體上的不適,跑遍阿裡所有縣及重點單位。
  督查過程中,牛偉傑發現群眾對幾起酒駕事故的處理頗有微詞,於是建議督查組專題研究。督查組召開會議決定,由牛偉傑到各職能部門調查瞭解情況。經過調查他很快發現了問題,並掌握了詳盡資料,形成專題報告。在他的堅持下,6起案件得到重新處理。
  2013年12月,牛偉傑被組織選派為駐波慶村工作隊隊長。由於波慶村之前沒有駐過工作隊,一切都得從零開始。
  波慶村村委會的辦公用房屬於危房,他和工作隊隊員們擠過20平方米的小屋、租用過群眾的牛房,直到出事的前一天,他還住在單位配發的帳篷里。
  駐村的10個多月里,牛偉傑積極協調落實370餘萬元項目資金,為村裡新建了村委會、引水工程、然巴加工廠、電信基站和跨河橋梁,還自籌20餘萬元資金為農牧民群眾購買生活物資。
  波慶村海拔高、晝夜溫差大,氣候條件非常惡劣,牛偉傑全靠服用大量藥物控制高血壓引起的頭痛和失眠。白天忙完了,晚上還要整理當天的工作進程,安排第二天的工作計劃。
  在帳篷里的一張簡易辦公桌上,牛偉傑的筆記本已經寫了厚厚的一摞,每一筆都是為群眾辦的各種小事,每一筆都是在他看來不能忽視的大事。
  波慶村支部書記吉南說:“牛隊長帶領工作隊為村子找到那麼多便民惠民富民的好項目,還撲下身子來與我們共建家鄉,他和他帶領的工作隊是我們的福星!”
  從23歲意氣風發的小伙到年近半百沉穩擔當的中年人,牛偉傑曾說,他真心喜歡這身深藍色的檢察制服,喜歡西藏的藍天白雲,喜歡淳樸善良的藏族同胞。
  潔白的哈達似天上的白雲,深藍的制服如秋天的湖水。在西藏的高天厚土,飄揚的五色經幡以律動的旋律為牛偉傑送行。
  (原標題:“拼命三郎”執著奮戰23年反貪反瀆)
創作者介紹

Boyz

rp66rpaj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